吴克敬短篇小说选:血太阳 吴克敬
吴克敬短篇小说选:血太阳 吴克敬

吴克敬短篇小说选:血太阳 吴克敬

0 评论/ 发表评论

$13.99


ISBN: 9787807125457

库存状态: 有现货

目录: 小说>小说作品集>中国

数量

  • 所有图书 满 $39 free ship
  • Paypal Credit Debit Card 安全支付
  • 空运5-10天交付 [北美欧盟]
  • 7天退换 正版保证 Amazon全网比价
  • +微信[sowe-inc] 7x24小时客服服务

  • 书名:吴克敬短篇小说选:血太阳
    ISBN:9787807125457
    作者:吴克敬 著
    出版社:西安出版社
    出版时间:2009-08-01
    开本:16开
    纸张:胶版纸
    包装:平装
    是否套装:否
    【编辑推荐】
      贾平凹:吴克敬进入文坛.是一种典型.从乡间到了城鼻.以一支笔在城里居大.曾任一家大报的负责人.他热爱散文.更喜爱小说.笔力是宽博的.文字更有质感.在看似平常的叙述中散发着一种令人心颤的东西.在当今文章写得越花哨越轻佻的时风下.使我看到了别…一种生活.品味到别一种滋味.
      熊召政:中国历史在民间有很多传承方式.有口头相传的.有戏文诵唱的.有诗记的.有画说的.凡此种种.各申其义.克敬眼光独到.不仅关注刻在石头上的历史.还关注铭铸在青铜上的历史.同时又关注眼前的现实生活.他把深奥的历史信息融入复杂的现实际遇.娓娓道来.为我们不断呈现出让心眼顿开、吟为观止的发现.
      谢鲁渤:有人向我推荐克敬.说他的文章写得好.这就看到了他寄到《江南》的稿.《后死碑》《状元羊》《草台班子》……他的新作一旦出.即受人们的广泛关注.是散文就被散文选刊转载.是小说就被小说选刊转载.并迅速为影视界所看重.几部作品竟然都被改编成了电影.克敬原为报人.觉得他与文学却相处和谐.人通文脉.文有人气.两者皆看似随意.却宽博而有张力.
    【作者简介】
    吴克敬.1954年古历12月26日出生于关中西府扶风县闰两村.父母终生务农.文化革命中.家庭遭逢大难.沦为“可教育好子女”.精熟木作.兼善雕漆.1987年偶遇机缘.入西北大学学习.获文学硕士学位.先在媒体执业.后去文艺机关.创作小说、散文300余万字.出版了《梅花酒杯》
    【目录】
    油菜地
    黑豆地
    荞麦地
    棉花地
    溅血旗袍
    绣花枕头
    花儿客家
    黄军大衣
    美阳寡妇
    岐阳寡妇
    灯笼红
    白土壕
    红土壕
    黄土壕
    井台
    小墨
    滑坡
    轮转窑
    血太阳

    【免费在线读】
    油菜花
    米丑正在油菜地松土.绿汪汪的油菜地.像一片平静的湖水.安详而柔和.恰随米丑的心意.阳光融融地照着.米丑感到热.把外罩脱下来.单穿一件红刺刺的毛衣.已是歇晌的时候.油菜地孤独得只剩米丑一个人.她好像忘记了还要回家.忙忙活活地猫着腰.把锄头舞得像条鱼儿.银光闪闪地翻上翻下.把僵硬了一冬的土斩得又暄又软.挪脚就是一个坑.米丑忙活的时候把油菜般绿汪汪的心事扯成线.牵着男人外出的行程、归期.男人做菜油生意.清亮亮的油菜卖出去.黑晶晶的菜籽买回来.赚不了大钱.也亏不了老本.米丑晓得.她就是男人换油赚进门的.想到这里.米丑好笑.就嗅出自身一股浓重的生油味.
    倏然.一张面额很大的票子.蓝色的鸟儿一样.飘飘地落在面前.米丑吃了一惊.正要扭头.腰被人从背后箍紧了.两只手恰巧捂在翘翘的奶尖上.
    米丑没料想会是能过.只想是男人回来了.娇嗔地说:“做啥哩!”
    米丑说:“等不得回家了?”
    能过听米丑说.心里暗自窃喜.说:“把人想死咧!”
    能过说:“你黑黑明明地叫人想.”
    米丑听清楚把人搞错了.被能过的话激得脸色像糊了一层红纸.她低声切齿地骂了一声.丢了锄把.去掰能过的手.没掰开.自己的手倒被紧紧地握住了.
    能过说:“米丑不瓜.”
    能过说:“米丑聪明.”
    能过说:“米丑的奶子长得好.我把你摸了.把你揣疼了.我没办法不揣疼你.我管不住我.”
    米丑羞愤、惶恐.浑身受冷似的筛起来.牙齿磕得嗒嗒嗒嗒响.她拼命挣扎着.张口去咬能过的手.能过才失慌地躲开来.脸上仍是那么平静地笑着.
    米丑恨声地说:“你走.你走不走?”
    米丑说:“不走我喊人啦!”
    能过便显得心怯.后退着说:“无遮无拦的.油菜长起来就好了.”
    能过退到地头.抬脚跨上一辆摩托车时.声音提高了一些:“晚上给我留个门.”
    望着能过远去.米丑就低下头.看着锄下的那张大票子.心像云烟一样缭绕.能过有钱.开着油坊.村里不少人挣油坊的钱.米丑晓得她男人也是.米丑听男人说.有钱的能过名声不好.大家都靠他赚钱.得了好处却都总恨他.
    他也是该忌恨的.有钱不学好.黑天翻人家墙头不说.大天白日的也敢戏辱人.
    米丑委屈、愤恨.又有些害怕.从油菜地回到家后就再没出户.天扑黑.插头门关二门.心惊肉跳地守着一盏孤灯.风吹门环响.她就疑心能过来了.身子便往炕角缩一下.直到夜半鸡鸣时.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.
    是一阵紧一阵的砸门声把米丑惊醒的.
    米丑大睁着眼睛.蹿起来.剪刀是她早就准备好的.这时攥在手中.怒冲冲一副拼命的样子.
    院子“扑嗵”响了一声.有人跳墙了.头门也“吱呀”打开来.米丑跳下炕.像一头愤怒的母兽冲出来.她却看见了一辆自行车正轧轧轧轻响着朝进推来.在月光下滚动着两个银白的圆.米丑知是男人回来了.吊着的心一放松.筋筋骨骨就发软.蔫了的萝卜一样.摇着晃着迎上去.一头撞进男人的怀里.把男人推着的自行车也撞翻了.接着就哭.泪水泉涌似的流出来.糊了男人一胸膛.
    叫了半天门没叫开.男人心里窝气.米丑这一哭.男人的气顿消.但一缕疑窦如烟洞里的烟气.透过壁缝往出冒.过去回家.米丑迎他接他.帮他推装着油桶和菜籽的自行车总是喜眯眯的乐.这次却是怎的了呢?
    男人推开米丑.去支自行车.米丑便抬脚踏上去.泪眼婆娑地盯着男人.期待着男人的慰藉和拥爱.
    男人晓得米丑的心思.却固执地扶着自行车.
    男人说:“有菜籽哩.”
    男人说:“小心把菜籽撒了.”
    米丑就很伤心.让开脚.泪水挂在眼睫毛上.晶晶莹莹地闪着.米丑背转身.勾手去眼圈上迅速地一抹.噔噔地回房去了.
    在房门口.米丑怨声怨气地说:“菜籽、油、自行车.”
    米丑说:“你单晓得菜籽、油、自行车.”
    米丑说:“菜籽、油、自行车能比媳妇?”
    米丑说:“和菜籽、油、自行车过日子去.再甭理我.”
    纯粹夫妻间的怄气.不啻是一种撒娇.男人听着不仅不恼.反而勾起心中万般柔情欲火.男人毕竟出门几日了.路上把夫妻的恩爱想得火烧火燎.他支好自行车.嘻嘻笑着.像猫一样溜进房子.从后背把米丑箍起来.
    米丑想起油菜地的事情.能过就是从后背抱的她.她如今忌讳这种动作.自己的男人也不行.也让她不舒服.
    米丑不屈不挠地挣扎着.
    米丑挣不脱男人的拥抱.男人的舌头蛇芯子一样伸着.熟练地寻着米丑的耳朵.男人晓得.米丑的耳朵是她敏感的地方.男人在米丑的耳轮上舔着.米丑便不挣了.身子像一块糖稀.软软地化在男人的嘴里了.
    男人说:“给我留饭了么?”
    男人说:“我可是饿失塌咧!”
    夫妻是甚?一句话说不顺.吵得能砸锅.一句话说顺了.泼上命为你好.男人的话像一股春风.温暖着米丑的心.她闭上眼睛.任由男人在她身上做文章.做得累了.两个人滚在炕上.男人才发觉米丑的手里还紧紧攥着一把剪刀.
    男人吃惊地问:“做啥攥着剪刀?”
    米丑满面桃花地失笑起来:“戳能过么.”
    男人问:“能过!能过怎的了?”
    男人问:“做啥你戳能过?”
    米丑就说了:“他敢欺侮人.”
    米丑说:“他在油菜地欺侮人.大天白日的他竟敢.”
    米丑说:“不要脸的他还给我钱.谁稀图他的烂钱.”
    米丑把能过丢在油菜地的那张大票子拿给男人.要男人给能过送去.给能过说他别妄想.米丑不爱钱.米丑说着.委屈又袭上来.就又哭又流泪.一边流泪一边把事情经过详细地给男人叙说了一遍.
    生性耿直的男人如何能咽下这口气.马槽里伸出个牛犄角.村上怎生出这么个杂种来.开油坊挣钱.有钱就变.变得猪狗不是了.吃了碗里想锅里.拿着绿帽给老子戴!男人想着就躺不住.虎势地坐起来.骇得米丑扑去抱住他胳膊.米丑怕男人去和能过拼命.男人的力气是远远胜过能过的.男人吃不了亏.但米丑就是怕.怕把事情捅出去.怎么说都说不清.米丑就只有哭.只有流泪.泪眼中含了一种乞怜的情绪.男人从她乞怜的情绪里读到了别样的意思.这意思叫男人很苦恼.他甚至想起“母鸡不摇尾巴.公鸡能拍翅膀”的俗谚.而且能过还给了她钱.她也拿回来了.于是.男人就有些另眼看米丑.觉得她所说的还有埋伏.再问.米丑还是那么一说.比前头说得更简洁.说着.似透视了男人的疑窦.便不再说.就只是哭.只是流泪.
    天明.男人就把能过告到九大面前了.九大原来当村支书.把名声闹得很大;退下来后.县法院聘为人民陪审员.九大晓得公安抓人.法院审罪.检察院批准.说这是程序.厉害的是法院.朱红大笔在犯人的名字上一勾.一条命就了结了.隔一些时日.小车到村上.一溜烟尘接了九大到县上去.坐在法庭上审犯人.米丑的男人没见过九大坐在法庭上的气势.他想象一定很威严.九大也说.对犯人杀杀斩斩.判刑劳改的.都要征求他的意见.米丑的男人觉得把能过告在九大的面前才解恨.九大一听.脸就吊下来.一直吊得很长.说:“这还了得.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哩!他竟敢.胆大包天了.不看你的面子.还有我呢.我在村子呢!”
    九大说话声很高:“没王法咧!”
    九大说:“你等着.看我怎么拾掇他.”
    九大说过到村外去了.那里有他的一片菜地.葱、蒜、黄瓜之类的新鲜菜蔬长得郁郁葱葱.极为丰茂.菜地紧连着能过的油坊.蒸锅喷发的水汽流泻出来.使九大的菜地空气清纯.异香扑鼻.九大的菜地多是依赖能过油坊的废水.才长得好.长得过人.为九大赢来了不少收入.能过从油坊的大铁门里踱出来.对跟在身边的两个人高声大气说话时.瞥见了菜地里的九大.能过的心当下就怯.像老鼠见了猫一样.打算缩回去时.却已来不及了.
    九大在叫他:“能过.你来一下.”
    能过就来了.能过常常气恨自己.不晓得为啥要怯九大.他觉得如今社会.不比九大当支书的时候.一切听他指挥.现在.谁都能够自己谋自己的日子.自己管自己的事.可他就是怯九大.总觉得自己的一条命还紧紧牵在九大的手里.而且是要命的那一条.前些时候.不晓得谁给穿的眼子.税务所查账.查出他偷税漏税.起诉到上面.上面来人.一锁子就把他锁走了.幸亏九大人熟.替他当代理人.上下打点.将大把的票子各处撒.补交了税款罚金.才把他放出来.到现在.晚上睡觉做梦.还是那间满是人腿尿泥的监舍.一扇小小的铁窗让他今生今世忘不了.
    能过离九大还有几步.就掏出陕西名牌好猫烟.
    能过热乎乎地说:“浇菜哩!”
    能过说:“这几天油坊的水肥着呢!”
    九大没接能过的烟.也没接能过的话.脸像听米丑男人告状时那么吊着.吊得长长的.盯着能过看.使能过本来很怯的心瞀瞀乱乱没个地方落.九大说:“你干的好事!”
    九大的话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:“昨天做啥来?”
    九大说:“做啥来你说?”
    能过晓得米丑家把他告了.
      ……
    【书摘与插画】



    相关图书

    $35.99

    笨花 铁凝

    $27.99

    西游记 吴承恩

    $39.99

    四世同堂 老舍

    $16.99

    白洋淀纪事 孙犁

    $27.99

    每天挖地不止 林那北